推广 热搜:

九岁的叶翘绿,穿着小棉袄,背起小书包,离家出走了

   日期:2020-05-27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第1章  二十正在掩日楼的外园绣花。    十五愤愤地进来,嘴里蹦着难听的词句。    二十明白,十五又是在泽楼受了气。
  第1章
  二十正在掩日楼的外园绣花。
  
  十五愤愤地进来,嘴里蹦着难听的词句。
  
  二十明白,十五又是在泽楼受了气。
  
  十五看着二十手中的动作,冷哼:“二十妹妹倒是静心。我看那未来的正夫人打定主意,要把我们给端了。”
  
  二十比十五年长一岁,不过,十五喜欢以牌号称呼姐妹。
  
  二十低眉咬断手中的线,声音轻得只有自己听得见,“那样也好。”
  
  这个掩日楼,住了五个女人,皆是慕家二公子的侍寝。仅暖床,无名分。离这不远处,还有一座花苑,那儿是成群的妾室。
  
  慕锦懒得去记这些女人的名字,一一赋予代号。每个女的腰间都别着一个号码牌。
  
  二十排到了二十,却不是第二十个女人。前面有几个代号的主儿,或已不在人世,或是在明争暗斗中,沦为败者。
  
  二十原名叫徐阿蛮,她的爹娘起这名,无非是希望她能够硬力顽强。
  
  家境贫困,她十岁时被卖进大户人家当苦力。后来几年,这家卖,那家买,辗转到慕家时,到了十六岁的年纪。本是慕家三小姐看她手巧,收了当贴身丫鬟。谁料,某夜慕锦醉酒,占了徐阿蛮的清白。依他的身份,占了也就占了。还是慕三小姐起了怜悯之心,央着二公子把徐阿蛮收了。
  
  慕锦的女人们排到十九了,多一具暖床的身子无碍。
  
  只是,二十的身份终归不能进花苑。她刚进掩日楼的那年,这里的几个女人轮番挑刺。直到又来了个新人,众人才跟二十和平共处。
  
  掩日楼的女人不如花苑那边的受宠,慕锦偶尔想起了才会过来。
  
  二十侍寝的次数寥寥无几。她并非大美人,不是慕锦喜欢的面相和身段,而且性格沉闷,不懂谄媚那一套,木纳僵硬。他找她,只是心血来潮的发泄。也许,他连二十曾是慕三小姐的丫鬟这件事都不记得了。
  
  十五曾道,二十这般无趣之人,最终会被驱逐出府。
  
  二十听了,心里有了盼头。她见这里的大多女人,只为讨好慕锦而活。得宠,则幸。她没有足够的心计城府,争不得宠,迟早惨败,还不如另觅去路。
 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